返回 企业公共服务平台

互联网转型、互联网化与“互联网+”05/05/2015  

发布者:vaary   来源:人民邮电报   点击次数: 
         人类过去200年的经济史,实质上就是商业演化的历史。商业演化不仅为我们创造了物质形态的新产品、新技术,而且从根本上改变了人类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交往方式和价值观念。商业演化的历史又由企业和企业家的焦虑来创造,要想不焦虑,要么彻底退出江湖,要么主动进取紧紧拥抱“风口”。现在的“风口”就是互联网,这已成共识,然而,即使是互联网的“风口”,风向也经常会变,“风口”的猪要飞起来也需要自身技术,而且现在猪太多,竞争很激烈。在互联网转型、互联网化与“互联网+”的交织下,企业和企业家想不焦虑都没有办法。
        焦虑点就在于“互联网+”
       爆炸式膨胀、病毒式扩散、颠覆、跨界打劫,移动互联网的冲击之下,传统企业不仅是焦虑,甚至有点恐慌,纷纷寻求所谓的“互联网转型”。而在卢彦所著的《互联网思维2.0:传统企业互联网转型》中,我们会发现,超级大佬们也患上了焦虑症:海尔的张瑞敏说“自杀重生、他杀淘汰”,万科董事局主席王石担忧“下一个倒台的就是万科”,腾讯的马化腾“越来越看不懂年轻人的喜好”,阿里巴巴的马云称“现在是阿里最危险的时刻”,百度的李彦宏担心“百度有没有应对目前不确定性环境的机制”,小米科技董事长雷军坦言“我们压力很大”,泰康人寿的陈东升害怕“你死了还不知道怎么死的”,新东方董事长俞敏洪强调“新东方要更换发展基因”……
        完全的不确定性,只会恐慌;只有确定性之下的不确定性,才会导致焦虑。我们越来越依赖互联网,我们正置身网络革命中,但究竟什么是互联网的本质,究竟什么才是真正的互联网思维,正是导致焦虑的不确定性。从产品创新、技术迭代、传播模式、人才结构、资本募集乃至组织体系,互联网的冲击是根本性的、观念性的以及系统性的。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没有使用已有的热门词汇,而是创造了新名词“互联网+”。互联网是共性和基础,必须用信息化的手段和互联网思维再造你的企业,这是确定的,但加什么、怎么加、谁来加,则充满了想象空间。至少我们可以确定,“互联网+”是双向的,互联网企业必须想办法加传统行业,而不仅仅是单向的传统企业加互联网。
        从确定的“互联网化”着手
        既然互联网是共性和基础,首当其冲的就是传统企业,他们必须着手加上互联网。卢彦在《互联网思维2.0》中先是解开商业问题的本质,“任何时代商业的本质都是满足人性的贪、嗔、痴”;接着剖析企业的元素,“一个是人,一个是事”,任何企业的转型,无外乎就是人的转型和事的转型。无论互联网如何进步,但互联网的基础本质仍是信息的载体,进步的过程,实质上是信息公用化的过程,而且是实时的公用化。于是,互联网带来的本质变化,就是信息逐渐由不对称变为对称,自然也就提升了商业所有的市场资源配置的效率。因此,所谓互联网化,就是对传统商业流程中所有信息不对称环节的替换、优化与重构,或者干脆创造新的商业价值链。
        在卢彦看来,传统企业的互联网化,包括从战略规划到品牌建设、从组织变革到文化重塑、从产品研发到营销推广的所有方面,有“取势、明道、优术”三个层面、“商业模式、管理模式、产品模式、营销模式”四个维度。“优术”阶段主要是产品模式与营销模式,本质上是把互联网当工具使,如O2O、C2B、社会化营销等,在更精准地发现用户需求、最大限度地满足并超越用户需求的同时,降低成本,提高效率,方案是“在线、互动、联网”三部曲。“明道”阶段,就是要利用互联网精神来改造企业内部的经营管理和产业的上下游价值链,企业平台化、组织扁平化、员工创客化,用户全程参与倒逼管理升级、考核去KPI、全员客服,最终为企业全面导入“平等、开放、协作、分享”的互联网基因。传统企业互联网转型的最高阶段就是“取势”,整合内外资源用互联网的玩法开辟新的商业模式,如长尾模式、平台模式、免费模式、跨界模式、社群模式、融合模式等。
        互联网转型的取向不是唯一
        历史学家汤因比曾说:“在一个处于成长状态的环境中,多数成员被训练成少数成员的机械的追随者。”目前,我们看到的成功,主要是互联网科技企业的成功,于是所谓的“互联网转型”几乎都指向转型为一家互联网公司。实际上,企业“互联网化”后,“互联网+”之后,根本就没有了传统企业与互联网企业的区别,所以刻意追求成为一家互联网公司并不是一个理性的取向。汤因比还提醒我们:“对一次挑战作出成功应战的创造性的少数人,必须经历一种精神上的重生,才能使自己有资格应对下一次、再下一次的挑战。”可见,互联网转型本质上是“精神上的重生”,而不是简单的“躯体”再造。
        互联网确实会改变很多事情,但它不是一个奇迹,不是万能的。政府工作报告在提出“互联网+”时,强调推动移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等与现代制造业结合,促进电子商务、工业互联网和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这些内容,绝不是一两家互联网公司就能完全撬动的,如果传统企业非要“蚍蜉撼大树”,结局之一就是,步子迈太大而摔死、信心不坚定而吓死、目标不靠谱而找死、方法太单一而拼死、方法没用对而怨死、老思想作怪而病死、内部不统一而耗死、用人不得当而误死、团队搞不定而拖死、体系不完善而坏死。追求多样性,追求分工,是自然规律,取其所长,以“匠人精神”追求“加”的小、专业、重度垂直,或许本身就是一种生存之道,甚至所谓的“融合”,也完全可以借由“专业人干专业事”来完成。
        互联网的不断进化逐渐让信息不对称消失,也逐渐让产销合一成为现实,更逐渐让边际成本趋近于零。无论是传统企业的互联网转型,还是互联网企业的传统补缺,都需要认清“互联网+” 的本质。“只要站在风口,猪也能飞起来。”但要不掉下来摔死,还是需要翅膀的,还是需要离地面近一点的。科技界的预言家凯文·凯利说过:“即将消灭你的那个人,迄今还没有出现在你的敌人名单上。”焦虑之下,不可不为,但也不可盲为,否则一不小心,就真的“死了还不知道怎么死的”。